相关文章

上海国际西迁筹谋已久 年关过后集体搬家成定局

特约记者周丹丹上海报道 劝君更饮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上海国际队中,王维的名句目前流行着。球员不是诗人,他们以调侃为主,尽管这样的调侃非常无奈。12月10日中午,俱乐部总经理王国林向队员宣布了明年将迁往西安的决定,他们仅存的一丝希望因此破灭。

徐泽宪的沉浮

参加过越战的徐泽宪经历丰富,1998年投身商海后一路顺风顺水,成为沪上房地产业内的佼佼者。足球是他的最大爱好,他曾在酒桌上开玩笑说自己最大爱好是足球,然后是儿子与高尔夫,接着才是太太。

2002年是徐泽宪事业最辉煌的时期,他一掷千金,打造豪华中远战舰冲上甲A。一时风头迅速压过同城对手申花。他大手一挥,如同军队首长的形象对球员印象尤其深刻。几乎每一个客场,徐泽宪都会前往观看。2003年夺得末代甲A亚军后,徐泽宪泪眼模糊,愤然丢下一句:“明年看好。”

2004年9月,中远集团内部传出了徐泽宪即将离任的消息,他的中远置业房地产公司也很快被印尼三林集团全资收购。11月中旬,上市公司中远置业列出公报,宣布徐泽宪不再担任具体职务。随后他消失了很长时间,再次得到消息时,他已经在西安立足,做起了自己的房地产老本行。

2005年初,徐泽宪在西安新城区获得一块地皮,他规划了总值80亿元的房地产项目蓝图。一位球迷会长告诉他,陕西球迷只要有看,只要队伍打得好,绝对不会在乎球队是不是上海人组成,这里的球市也绝对要比空空荡荡的上海八万人好。

许作名里外不是人

不得不提的是许作名,一个始终在扮演尴尬角色的人,这位对高尔夫与古董收藏十分痴迷,却对足球一窍不通的台商在接手国际队一年之内,总是做着出钱出力却不讨好的事情。原先,台湾永大电梯是上海国际的赞助商,当然他们并不是真对足球感兴趣。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认识了徐泽宪,许作名应该一辈子与足球无关。

不到三年,徐泽宪就违背了自己搞百年俱乐部的誓言。他找到了许作名,说出了一个令对方心动的计划:永大继续赞助国际,每年投入900万人民币,表面上俱乐部叫永大,但实际上依然由徐泽宪出大头。要知道,徐泽宪在2002与2003两年,每年投入8000万人民币,即使紧缩成本,年投入也需要3000万,永大表面上拣了个大便宜。不过,由于徐泽宪在西安的房地产一直没启动,许作名不得不面对为何不增加投入、为何不发工资奖金等外界疑问,今年国际成绩不理想,球迷甚至喊出了“许作名滚蛋,还我中远”的口号。许作名当时觉得非常气闷,有一种有冤无处说的感觉。永大非常注重企业形象,他立下了明年绝对不碰足球的决心。

而此时的徐泽宪,正在焦虑地为球队筹钱。不过进展并不顺利,他的一位朋友——在东北开金矿的石先生给了一定帮助,但作为私人借贷,这只是杯水车薪。一位在欧洲拥有两个足球俱乐部的神秘西方人曾经在11月造访西安,出价收购国际,但是徐泽宪一会说见面,一会又闭门不见,导致对方一怒之下骂徐泽宪没有诚意,马上走人。其实,将球队看作儿子的徐泽宪根本不想卖球队,只要能维持,就会用一切办法坚持下去。

11月24日,徐泽宪打电话给成耀东,让他做好前往西安的准备。当时后者的第一反应是:“不去,队员肯定反对。”处世圆滑的成耀东随后借教练培训之机,将自己处身事外。他早知道西迁不可避免,也知道队员肯定会有抵触情绪,于是采取了不参与态度,既不针对老板,也不得罪队员。而徐泽宪明白,只要做通了成耀东的工作,球员都好解决。国际年轻队员多,王云等还没到25岁的转会年龄,而李彦等人,面对低迷的足球环境,转会也是相当困难的。

国际队的总经理王国林说自己只忠于自己的父母,还有徐泽宪。12月1日,他信誓旦旦告诉队员明年不去西安,结果第二天队员们就全部知道了西迁的决定。事实上,徐泽宪此前根本没告诉过王国林最终决定,对此他也有自己的脾气,曾表示自己上有80岁老母,去西安不可能,但最后还是在别人的劝说下接受了这一切。

国际在短时间内还留在上海,明年新年后,队伍正式开始西迁。

徐泽宪秘密抵沪

在国际西迁闹得上海满城风雨时,国际俱乐部的幕后掌门人徐泽宪也于12月9日从西安秘密飞抵上海。巧合的是,就在他回到上海滩的次日,国际俱乐部对内公布了他们确定西迁的决定。

一年前,当雄心万丈的徐泽宪被迫从上海国际俱乐部董事长的位置离开,远走西北时,他就抱定了有一天将再次回来的决心。一年后,他回来了,但是却把球队带离了这个繁华大都市。对于国际西迁的有关事宜,徐泽宪对外一直宣称与己无关,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。谈到此次上海之行,他表示,“现在自己早与国际队脱离关系,已全身心投入到生意中,这次回上海只是拿些相关资料,然后去广州洽谈一笔生意。”但据知情人士透露,徐泽宪两天前还曾亲赴北京,与足协商谈主场迁移一事。